萬瑪才旦:《復聯4》環伺之下,《撞死瞭一隻羊》的成績我很滿意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0
  • 来源:看电影的好网站_看电影的网址_看电影网站

本文由娛樂(niuhzan.com)整理發佈

多樣藝術形式的共存

譚飛:五一檔的排片引起瞭大傢的熱議,王傢衛導演其實也是大聲疾呼,希望市場給 《撞死瞭一隻羊》這樣的藝術片一些空間。從現在的票房量來看,你覺得達到瞭你的預期嗎?

萬瑪才旦:跟《塔洛》比,已經是達到瞭一個很高的預期。發行方的綜合考慮我也不清楚,但是對我來說,這次已經很好瞭,它其實還是找到瞭相當體量的觀眾,這個可能是我以前沒有想到過的。

譚飛:其實你覺得《復聯4》跟《撞死瞭一隻羊》,它們是可以共存在中國市場上的。

萬瑪才旦:我覺得放在幾年前可能比較難,這次的定檔也是我們《撞死瞭一隻羊》先定檔,《復聯4》它是後來才定檔的,所以就有瞭這樣一個“撞羊”的這樣一個事情。所以你看我們現在主要是通過全國藝聯專線放映,所以它有這樣的一個通道,有這樣一個平臺,它通過這個平臺來找到自己相應的觀眾群。這裡的觀眾,也能通過這樣一個平臺來找到自己想看的電影,所以有瞭這樣一個平臺,我覺得還是能夠共存的。就像好多歐洲電影也是,歐洲也有藝術院線,它同時也在放商業片,同時也在放藝術片,它還是能夠共存的。像幾年前,市場它沒有這樣一個區分,商業片和所謂的藝術片在同一個平臺競爭,可能很快就淹沒瞭,幾乎就沒有聲音瞭。咱們在幾年前也看到過這種例子,就說這個片子要在這一天定檔放映,但可能那一天去看不瞭,第二天再去的時候已經完全沒有瞭,完全淹沒瞭。我覺得現在這兩年兩者還是能夠共存的,但之前不行。所以說一方面有瞭這樣一個平臺,另一方面片子也得有一個保障。

尊重市場與表達自我從不矛盾

譚飛:現在電影的市場化,讓一些文藝片導演也開始選擇拍市場化的作品,但你其實一直在堅守陣地。這種對觀眾的尊重不是說市場化導演才應該尊重,而是說藝術片導演也應該尊重。那你怎麼看這個現象?

萬瑪才旦:對,我也覺得應該尊重。比如說這次這個電影,它其實改編自兩個小說。其實我以前都是自己原創劇本,像《塔洛》也是我自己的小說改編的。我接觸到小說《殺手》的時候,這個文本裡面它其實充滿瞭那種先鋒性,就有點像80年代這種鄉村文學的味道。所以它的所指和講述方式,以及它營造的...

譚飛:有點像當年馬原、格非他們那個時候的東西。

萬瑪才旦:所以對觀眾們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挑戰。我在改編的過程中,作為一個導演,作為一個編劇,其實也在做一些這樣的鋪墊和基礎工作。比如說這兩個人物,我給他們命名為同一個名字金巴,這個在小說裡面是沒有的。無論是次仁羅佈小說《殺手》,還是我自己的小說《撞死瞭一隻羊》,兩個小說裡面都是不同的名字。我其實也是為瞭給觀眾一個可能稍微明確一點的引導或鋪墊,所以一方面在文本階段做瞭一些這樣的設置來給他們同一個名字,那這個名字它藏語裡面的含義,跟兩個人物的這種動機,跟他們的行為,其實是有一點關聯的。金巴在藏語裡面就是施舍的意思,所以那個司機他撞瞭羊之後,他所有的這種心理反應,以及他有的行動,其實跟他背後的這個文化,尤其是這種佛教文化其實是有關聯的。因為佛教裡面它講的就是一個慈悲,這是它的一個核心精神。那他撞瞭羊之後,他所有的反應其實是慈悲理念在起作用。如果沒有這樣一個理念起作用,那他肯定是會做出不同的反應,要麼可能撞瞭羊就扔瞭,或者逃跑瞭,或者到瞭小鎮賣掉瞭,或者自己拿去吃瞭。這裡也是部分觀眾他理解不瞭的地方,心想為什麼撞瞭羊之後,還要帶著羊去山上找寺院來超度,所以電影中還是有一些文化或者信仰的東西在裡面。有這樣的積淀,那就得通過一些臺詞或者一些細節來做一個交代。比如說我之前的第一部電影《靜靜的嘛呢石》,它其實也涉及到瞭藏戲裡面的智美更登。那對藏人來說,其實這是一個傢喻戶曉的一個故事,一說智美更登,就知道它講瞭一個什麼樣的故事,體現瞭什麼樣的一個精神。但是離開藏文化的這個氛圍之後,對於其他的觀眾來說,這完全是陌生的。所以你必須在講這個故事的過程中,把你的設置也得帶進來,所以就會看到通過一些排練,通過老人的講述,通過他們的實際演出什麼的,來還原智美更登這樣的藏戲。它主要的情節點,包括它主要體現的精神、意義,其實都講到瞭,所以在看瞭電影之後,對藏戲其實也會有一些瞭解,對佛教文化的一些核心內容也會有一個瞭解。這樣的瞭解,對解讀或者瞭解這部影片,其實也很有幫助。所以我覺得,這就是你作為導演尊重觀眾或者尊重市場的一個出發點。

譚飛:你是否認為尊重市場,並不代表一個電影創作者不再堅持自我表達。有很多人會說,這兩者好像是有點對立,你怎麼看?

萬瑪才旦:這個倒沒有,我所指的市場可能是一個廣義的市場,它可能不是說一個商業的市場,如果是一個商業的市場,它肯定有一些套路的東西。你可能很多東西必須得按那個套路去做、去設置。但是作為表達,我覺得它還是有不同的途徑。你有一個終點,其實達到終點的途徑或者方法有很多種,所以可以選擇不同的途徑或者方法來達到終點,我覺得最終的結果是一樣的。所以我覺得從大的方面講,還是沒有排斥或者相互矛盾的地方。